重庆三千种业有很公司
 ■ 栏目导向 -> 返回首页 -> 文章内容...

吴明珠院士--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明珠五十二载育瓜路

 作者: 来源: 时间:[2010-05-06] 共有[ 5024 ]位读者阅读过此文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明珠五十二载育瓜路

有人称她“西部瓜王”,有人称她“哈密瓜之母”,还有人称她是“中国当代甜瓜大王”……

  这些称谓,如果向她求证,她都会予以否定。

  但新疆的瓜农们不会否定,大快朵颐的食客们不会否定,中国园艺栽培史也不会否定。中国工程院院士简介中评介她:

  新疆甜瓜、西瓜育种事业的开创者之一。主持选育经省级品种审定或认定的甜瓜、西瓜品种30个,推广面积占新疆商品瓜区的80%,为社会创造经济效益数十亿元……

  理 想

  “人生最美好的是,你创造出的一切都能为人民服务”

  几经约定,终于“逮住”了吴明珠。77岁了,她还一年到头奔波不停——要么在海南进行哈密瓜南移试验,要么在新疆的试验田里为新品系授粉。

  和她面对面,是在吐鲁番“新疆哈密瓜研究中心”蒸笼般的瓜棚里。火辣辣的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,额头上的汗珠不用擦拭就蒸发殆尽。

  忆往昔,老人语气淡定:“这一生,没做什么大事!只是没有背叛理想。”

  1953年,吴明珠从西南农学院园艺系果蔬专业毕业。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大学生,填报毕业志愿时,她要求到祖国的边疆去。

  然而,作为组织重点培养对象的她,被选送到了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。

  1955年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,向中央要干部。经过几番软磨硬缠,吴明珠终于从北京来到了新疆。到新疆后,又是一番软磨硬缠,她如愿以偿到了条件艰苦的吐鲁番盆地鄯善县。

  吐鲁番是著名的瓜果之乡。

  然而,物竞天择。任何一个品种,如果不进行提纯复壮,不进行改良选育,最终都会退化,甚至灭绝。

  摸清家底,是研究工作的第一步。吴明珠用3年时间,走遍了全地区300多个生产队,一块瓜地一块瓜地调查,将全地区的甜瓜资源分类整理成44个品种。从此,吐鲁番的甜瓜有了基本档案。

  “现在红心脆、老头瓜到处都能见到,就与那次普查分不开。记得那是1960年夏天,为了找到这个品种,我和同事李志超在戈壁里走了两天。收了种子,正准备回去,又意外发现一个新品种——巴吾登瓜。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老头瓜。这种瓜又软又香,我们高兴坏了,抱着瓜往回走。中午戈壁滩的地表温度高得吓人,我们走得又渴又累,李志超还是抱着瓜不撒手。我突然想到了,真傻!其实瓜是可以吃的,只要把种子留下来就行了。于是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,把瓜吃了,味道好极了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老人开怀大笑。

  民间栽培技术与现代科技相结合,是推动品种改良的好方法。但是,对已经习惯了传统种植模式的瓜农来说,乍然用新方法,一时难以接受。怎么办?吴明珠决定:示范开路。

  这一生,东湖这个地名注定在吴明珠心中挥之不去:一个在她的出生地武汉,紧傍景色秀丽的珞珈山;另一个在鄯善县城郊大队。不过,这里的东湖是一片沼泽地。

  在当地有名的瓜把式摩沙大爹帮助下,吴明珠在东湖的沼泽地边开了3亩荒地。不远处,就是摩沙大爹的瓜田。

  她与摩沙大爹打起了“擂台”。摩沙大爹用传统方法栽培他的瓜苗,而她用课堂上学的理论知识管理她的瓜田。

  每当夕阳西下时,摩沙大爹会站在田头像呼唤亲生女儿一样唤她回去吃饭。比尼亚孜汗妈妈怕旷野的狂风吹乱她的长发,下地前都会照维吾尔族的习俗用树胶梳理她的发辫。

  秋天来了,瓜地被踩出了一条小径。老人不厌其烦地向参观的人们夸赞她的女儿如何神通,种出的瓜如何好吃,科学种田如何“亚克西(好)”……

  人们开始相信这个还是一身学生装束的女技术员了。

  “园艺工作者是塑造新生命的艺术家。”这是吴明珠常说的一句话。52年来,吴明珠把育瓜水平推向一个又一个更高的境界,探索出了一套完整的育种创新体系。从农产品的收集整理,提纯复壮到常规育种;多亲复合杂交育种的杂优利用;辐射育种、生物育种、转基因育种及航天育种,她总是站在科技的前沿。

 习 惯

  “习惯是培养出来的。只要习惯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”

  从1955年进疆到现在,吴明珠在新疆生活了52年。当年那个梳着一条粗黑辫子的俊俏姑娘,如今已鬓发斑白。家乡的桑麻,家乡的水。从南国水乡来到瀚海大漠,吴明珠经受了多少生活的考验!然而,问起这些,她回答得很平淡:“习惯是培养出来的。只要习惯了,一切就都会好起来。”

  说起“习惯过程”,老人不时朗声大笑,似乎这一切不是发生在她的身上。

  来新疆前,吴明珠从没吃过羊肉。初到鄯善农民家住,淳朴的老乡端上香喷喷的手抓羊肉,可她刚吃了一口就跑到门外去吐了。不过,倔强的她擦干眼泪,装着没事,回来接着吃。“现在,我觉得新疆的羊肉比什么都好吃。”

  当时住在农民家,睡在毡子铺的热炕上,农民照顾她,一定要让她睡在最热的炕头。可越热虱子越多,一身痒痒的,怎么也睡不着。到了后来,虱子再多,倒头就能呼呼大睡。“虱多不痒,债多不愁。我算是体会了。”

  都说武汉是“火炉”,但和“火州”吐鲁番比起来,那是“小巫见大巫”。 1958年夏季,她到吐鲁番吐峪沟蹲点,这里位于火焰山口的峡谷地带,即使到了晚上,气温仍不低于40摄氏度。当时,她正怀着第一个孩子,夜夜在床上“翻煎饼”!不过,慢慢地,也就适应了。她还有了个“小发明”:当时还不通电,照明靠蜡烛。由于温度高,蜡烛也弯了腰。她试着把碗扣在一盆水里,在碗底上放蜡烛,蜡烛直了……

  了解吴明珠的人都说,她的心态很好。

  心态好,基于她的“在乎”与“不在乎”。

  在吴明珠的心中,除了瓜,她把个人的一切看得很淡。女儿抱怨:“我们不是她的孩子。瓜,才是她的孩子。”她的两个孩子都是由她的父母、哥嫂带大,孩子们小时候管舅舅、舅妈叫爸爸、妈妈。

  1983年,好不容易盼来了首次评职称。最有资格申报的她,却没有报送申请材料。别人问她为什么,她淡然说,正赶上给瓜授粉,不能为了职称而误了农时。

  为了瓜,她有时候到了不近情理的地步。1984年,一位领导来鄯善视察,研究所请这位领导品尝甜瓜新品种时,吴明珠要求大家一定把瓜子留下。也许是看到客人对这些漂亮的金色网纹的甜瓜爱不释手,视察结束时,研究所一位好客的同志即兴送给来宾一个甜瓜。吴明珠得知这件事后,派车去追。

  瓜是追回来了,但有人说:“不就一个瓜嘛!也只有她做得出来。”

  “老人家的眼贼着呢。几亩大的瓜棚,少一个瓜她都能知道。”她的助手冯炯鑫告诉记者。新品种栽培,从选种、播种、打埂、铺地膜、授粉到鉴定品样、测甜度,她都亲历亲为。一直到现在,每天她还坚持下田。

  她把育种当作了生命!人们这样评价。

追 求

  “一个人的追求,只有和人民的利益一致时,才会有动力”

  在吐鲁番采访,记者听到了很多有关吴明珠的“神话”:

  有人说,她种瓜成精了!一块地,只要她打眼一看,就知道种什么品种的瓜合适,保证产出来的瓜又大又甜。

  还有人说,瓜生病了,你只要在电话里把情况跟她说上几句,她就能马上开出“妙方”。比神仙还灵。

  吐鲁番的瓜农有这样一个共识:只要按照吴老师教的方式去做,个个能发财。大家把她视为“女财神”。

  所以,吴明珠无论走到哪里,都会受到瓜农的欢迎。

  当然,国内外那些种瓜的农场主、大老板们,也都把目光投向吴明珠。开出的价码,让许多人惊羡不已。但是,吴明珠谢绝了。

  她坦承:“如果我育瓜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,早成富翁了。只为个人而奋斗,不会走得太远。一个人的追求,只有和国家、人民的利益一致时,才会得到大家支持,也才会有动力。”

  她说,她能有今天的成就,全是人民支持的结果。那一件件往事,她铭记终生:

  1957年春天,她和村里的维吾尔族瓜农到距县城30多公里的沙山下搞育种试验。一天下午,她沿沙山检查瓜情,县委通讯员骑着马来,叫她去县里开会,她来不及告诉大家,就骑在马后进城了。第二天中午时,她回来了,一进瓜棚,小伙子们都欢叫着跳起舞来。问他们为什么这么高兴,他们说:“你昨晚没回来,大伙儿急坏了,点着火把找了半夜,怕你被狼吃了。正要到县里去报告哩!”她激动得边跳舞,边流泪。

  1972年春天,她到吐鲁番红旗公社蹲点,甜瓜育种中断了好几年。她心里着急,便把手头保留的所有试验种子都种了下去。当瓜苗长到4—5片真叶时,一天中午突然刮起了狂风,飞沙走石,伸手不见五指。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,大队回族支书沙伦来了:“ 这风不会长,你们安心呆着!”说完,他就走了。

  风越刮越猛。看来10多年的心血全完了,吴明珠欲哭无泪。黄昏时,大队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撞开了,滚进来一个人,浑身满脸是土,仔细一看,原来是农民试验小组的组长。他说“沙伦支书叫你们放心睡觉,20亩的瓜苗子,全部用湿沙埋好了。”吴明珠忙问:“沙伦书记呢?”农民回答:“他坐在瓜沟里累得回不来了。”

  “52年来,类似的事情太多太多了。”吴明珠说。

  是的,她在无怨无悔地为群众做着一切。一位和吴明珠熟识的朋友告诉记者,吴明珠农科院的家,靠门边的一间屋子始终开着,放着好些被褥。这间房是她专门为鄯善来的人准备的,谁来都可以从门框上拿钥匙开门。

真 情

  “我这一生,最对不起的是我的丈夫”

  吴明珠也有遗憾:没有照料好孩子,至今他们和她还有隔阂;父母膝前,也没有能够尽孝。

  她说,报名到新疆,是瞒着父母的。后来听嫂嫂说,她走后,妈妈在床上躺了3天。上世纪60年代初,她第一次回去探亲。到家时,天还没亮,她就坐在楼梯上等。一直到天亮才敲门进去。爸爸看着又黑又瘦的她,一时竟没有认出来。妈妈说:“你怎么不认识了?明珠嘛。”爸爸心疼的眼神,现在还如影历历。

  吴明珠说:“我这一生,最对不起的是我的丈夫。”

  吴明珠的丈夫杨其佑,和后来成为育种专家的袁隆平一样,都是她的大学同学。当时,她是毕业班的团支部书记,杨其佑是系学生会主席。

  大学毕业后,杨其佑与袁隆平一起考到北京农业大学读研究生。

  为了支持吴明珠的工作,研究生毕业后,杨其佑放弃了留校当助教的机会,调到鄯善县农技站工作。

  采访中,许多人都提起过杨其佑,大家为他惋惜!

  这是个身材高挑、相貌清俊的博学才子,不但精通几门外语,还能用维吾尔语讲授遗传学,也能用维吾尔语演唱吐鲁番情歌《阿拉木罕》,并不时献出各类小发明。为了吴明珠,一辈子甘当铺路石。在鄯善期间,他开过拖拉机,种过蘑菇,打过井,当过机修工……

  为吴明珠,他献出了全部的爱。白天再累,回家一有空就为吴明珠摘录英文、俄文参考资料。有时,还走几十公里路去帮吴明珠授粉。在生活上,对吴明珠的关怀更是无微不至。吴明珠下乡蹲点,他冒着大风给她送去油炒面和炒腌菜。吴明珠洗衣服时,他早早将肥皂削成沫用水泡好。而他自己的生活却马马虎虎,被子洗了盖棉絮,凉鞋坏了系草绳。

  这是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。无论谁有困难找到他,丢下饭碗就走。

  杨其佑患了胃癌,吴明珠心里憋的话,终于说了出来:“你为我到新疆工作,没有发挥专长,你后悔吗?”

  杨其佑:“这是我们共同的理想,我不后悔。”

  吴明珠:“感谢你对我的照顾,而我没照顾好你,是我最大的遗憾。”

  杨其佑:“两个人在一块生活,谈不上谁照顾谁!”

  他艰难地伸出3个指头,祝贺吴明珠三连冠——皇后、芙蓉、郁金甜瓜通过品种审定。

  吴明珠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……去世时,杨其佑才57岁!他走时,没有职称,没有官衔;有的,只是奉献。

  吴明珠说,奉献这两个字,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援疆知识分子的心声和共同精神。她说,那个年代,没有人讲究吃穿,没有人沉溺于小家庭,没有人强调自我价值。那是个讲理想,讲奉献,讲艰苦奋斗,讲为人民服务的年代。

  她说,那个年代的价值观,她会永远坚守。她说,吐峪沟那个月夜,她永远不会忘记。那是他们婚后第三天,杨其佑要到乌鲁木齐,她要到吐峪沟生产队。两人搭便车来到岔路口,分手时,他攥着她的手说:“为了你,我甘做铺路石。”那夜,月朗星稀,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。

  他践行了他的诺言。杨其佑去世5天后,吴明珠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,她也发下了誓言:安息吧,其佑。你的工作,我替你完成!

  人才名片

  吴明珠,女,汉族,1930年1月生,湖北省武汉市人,中共党员。1953年毕业于西南农学院园艺系果蔬专业。1954年调至中央农村合作部,1955年自愿要求到新疆吐鲁番地区工作曾任新疆吐鲁番地区科委副主任、吐鲁番地区行署副专员等职。1985年调至新疆农科院园艺研究所。1985年任研究员,1999年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现任新疆哈密瓜研究中心名誉主任、中国园艺学会常务理事,西瓜甜瓜专业委员会委员、国际园艺学会会员及国际葫芦科作物遗传学会会员。

  从事甜瓜、西瓜育种工作40多年,是新疆甜瓜、西瓜育种事业的开创者,最早开始新疆甜瓜、西瓜地方品种资源的收集和整理,已收集了100多份材料,整理出优良品种44个,挽救了一批濒临绝迹的资源,并从中系统选育出红心脆、香梨黄、小青皮等甜瓜品种。其中红心脆品质最佳,曾在香港畅销30年不衰,为国家增加了大量外汇收入。主持选育出经过省级品种审定的甜瓜西瓜早、中、晚熟配套品种28个,1996年推广面积覆盖新疆主要商品瓜区的80%,实现了新疆甜瓜品种的第一次更新,提高了商品瓜的品质及整齐度、抗病性和耐运性。特别是在国内率先采用原生态、洼地域、多亲复合杂交、回交及辐射育种等技术,选育出著名的甜瓜品种皇后。它集优质、美观、抗病于一身,畅销祖国大陆和香港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又建立起特有的脆肉型甜瓜无土栽培体系,将大陆性气候特产——哈密瓜南移广东、海南,东移上海等地进行商品性生产试验并获得成功和推广,填补了国内外哈密瓜无土栽培的空白,使哈密瓜种植走出新疆,面向全国。她发表论文30多篇,是《中国西瓜甜瓜》、《甜瓜优质高产栽培》和《大棚温室西瓜甜瓜栽培技术》的主编和主要撰写人。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,农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,自治区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、三等奖11项。

  1994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。2003年获新疆科技进步奖特等奖。

2007年08月28日08:57  来源:人民网-《人民日报》


【字体: 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·相关文章
 
条件:

检索: 

 

设为首页 | 加入收藏 | 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保护隐私权 | 免责条款 | 管理员登录 | 版权所有:重庆三千种业有限公司

地址:重庆市南岸区东路二巷12号 邮编:400060 电话:023-62802047  传真:023-62816657 

技术支持:重庆市农业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中心  渝ICP备17014528号